张一鸣是电脑主机,梁汝波是显示器

沉浸式设计的应用探索


中国互联网史上又多了一位“退休”的CEO。5月20日,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发布内部全员信,宣布卸任CEO一职。字节跳动联合创始人梁汝波将接任成为新CEO。

张一鸣是电脑主机,梁汝波是显示器

根据张一鸣的内部信,总结了四点——

  1. 感谢国家,感谢时代,字节跳动成功赶上了风口;
  2. 对自己“不满意”,所以两个月没给自己设OKR;
  3. 决定放下公司日常管理,聚焦远景战略、企业文化和社会责任等长期重要事项;
  4. 千言万语,梁汝波,“我”看行。

梁汝波不容易。

01、张一鸣是电脑主机,梁汝波是显示器

乔布斯被踢出董事会是在斯卡利担任CEO之后,由于新产品销量不佳被迫离开的,联合创始人沃兹尼克一直以极客身份活跃于苹果内外,没有管理负担。

梁建章和马云退休是在公司已经上市后的高光时刻选择退居幕后的。2013年马云在告别会上说:“我以后不回来了……要回也不回来…..因为我回来了也没什么用,你们会做得更好。”

这句话是说给接任者陆兆禧听的。在退休之前,马云给陆兆禧留下了一个“合伙人共治”的集体决策平台和当时如日中天的阿里巴巴帝国。

张一鸣是电脑主机,梁汝波是显示器

陆兆禧(左)马云(右)

但张一鸣给梁汝波留下的字节跳动却仍然面临诸多挑战——

公司尚未上市,投资人回报与员工期权尚未兑现,人心不稳;

从KPI到OKR,公司没有探索出一条符合自己发展的治理模式,中层员工没有归属感;

电商、支付、游戏、在线教育等新业务仍需要大力投入,短视频、流媒体等主流业务面临阿里、腾讯和无数腰部产品的激烈竞争,尚未形成业务闭环,尚未建立扎实的护城河;

人工智能、脑机接口、电动汽车等新风口,字节没有对外宣布入局,但对手们早已捷足先登。

字节跳动目前的状况可以用“四面楚歌“”腹背受敌”“壮志难酬”等词来形容,临阵换帅是有点冒险。

不过也不必过分担忧。按照张一鸣的说法,梁汝波一直担任救火队长、续弦更张的角色。

张一鸣在公开信中提到:

“汝波是公司的联合创始人,字节跳动是我和他一起创立的第二家公司了。他在字节跳动陆续承担了产品研发负责人,飞书和效率工程负责人,集团人力资源和管理负责人等工作。公司创立以来,从采购安装服务器,接手我写了一半的系统,重要招聘、企业制度和管理系统建设,很多事情是他协助我做的。未来半年,我们两个会一起工作,确保在年底时把交接工作做好。请大家支持好新CEO汝波的工作!”

梁汝波历任字节的产品、技术、人力资源等重要岗位,字节的公司制度与管理系统也有梁汝波的参与。这在体制内通常是上任一把手之前的“锻炼”,但在字节和张一鸣看来,梁汝波是张一鸣管理漏洞重要的补充者,是这位“不善于管理和社交”的创始人重要的帮手与合作伙伴。

张一鸣是电脑主机,梁汝波是显示器

张一鸣(左)梁汝波(右)

据公开资料显示,梁汝波是张一鸣的大学同学,两人自2009年共同创办垂直房产搜索引擎“九九房”起,就成为长期创业伙伴。

2009年10月,张一鸣开始了第一次独立创业,创办了垂直房产搜索引擎“九九房”,梁汝波迅速加入,成为张一鸣的合作伙伴。6个月的时间内,九九房相继推出掌上租房、掌上买房等5款移动应用,在当时并不“主流”的移动互联网环境,收获150万用户,成为了房产类应用的第一名。

那时的张一鸣有句名言,“睡觉都是浪费时间”。

但为了第二天能继续工作学习,他逼迫自己每天睡7小时,比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睡眠时间少一个小时。张一鸣每天偷一个小时的行为,被梁汝波形容为“恐怖”。

但就是这样一个时间“恐怖分子”,第二次创业的时候,梁汝波还是义无反顾的投入张一鸣的创业大局中。

2012年,梁汝波与张一鸣共同创办字节跳动,一开始是今日头条,这款主打内容算法推荐、通过机器学习来取代人工编辑的新闻客户端产品,据资料显示,从上线到拥有1000万用户只用了90天。

梁汝波成为了今日头条的技术总监。

今日头条算法至上,根据相关媒体报道,张一鸣也像是机器一样训练自己,且没有太多情绪化的东西,找到目标、实现目标,出现失败的情况,则进行优化,这就是梁汝波眼中“不一般”的张一鸣。

张一鸣是电脑主机,梁汝波是显示器

今日头条产品内容示意图

张一鸣是电脑主机,梁汝波是显示器。

张一鸣决定做什么,梁汝波就显示什么内容。不过有些时候,梁汝波也可以当主机。

媒体报道过一个小故事,大学时期,二人同一寝室,有一天一个小偷偷走了张一鸣的电脑主机箱,只留下一个显示器。梁汝波和张一鸣商量后,自己出钱买了一个主机箱,安装在了张一鸣的显示器上,二人便开始共同使用一台电脑。

梁汝波在字节跳动内部,无论是押注的创新性核心产品,还是公司运营管理,他都没有缺席。

公开资料显示,2012年至2016年,梁汝波一直担任字节跳动产品研发负责人,负责早期多个重要产品和业务,包括今日头条、头条号、广告系统和用户增长系统等。

互联网医疗的流量之门:好的医学科普是怎样炼成的?

2016年起,梁汝波负责飞书和效率工程,飞书作为一个企业沟通与协作平台,先应用于字节跳动内部,后对外开放。梁汝波当时作为技术总监,向副总裁谢欣汇报。

2020年起,梁汝波负责集团人力资源和管理等工作,推动了字节跳动的组织建设和人才发展。过去一年,字节跳动全球员工数从6万人增长至10万人。

02、半年过渡期,梁汝波亟需面对三道坎

张一鸣把人划分为两类:

活在现实中的少数精英和围绕着一个东西转的大部分人。

他表示,“少数精英追求效率,实现自我认知,他们活在现实中。但大部分人是需要围绕一个东西转的,不管这些东西是宗教、小说、爱情还是今日头条。用户是需要一些沉迷的,我不认为打德州、喝红酒和看八卦、视频有多大区别。”

可以看到,张一鸣是一个典型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者,有些时候不近人情。

这对现在的梁汝波而言是一个身份的转变。

2021年之前,梁汝波是“围绕着一个东西转的大部分人”,现在,他是“少数精英”的一份子。

对于这个身份的转变,梁汝波不太可能像乔布斯的继任者库克一样驾轻就熟。毕竟在此之前,库克一直担任苹果的供应链管理负责人。而在后乔布斯时代,不需要天马行空的创始人,库克可以使用一套方法论继续整合供应链就能不断推陈出新。

张一鸣是电脑主机,梁汝波是显示器

苹果CEO库克

但对梁汝波来说,现在是睡在他上铺的兄弟“对他自己不满意”后的不得已而为之。

一向对自己很严格的张一鸣对“自己不满意”,说明他遇到了不可逾越的瓶颈,现在轮到自己的兄弟抗事了。但又不是很放心,所以给了梁汝波半年的过渡期限。

张一鸣全员信中透露,张一鸣和梁汝波将于2021年底前完成字节跳动CEO职责的过渡交接。

在这半年的过渡期内梁汝波可能要解决三方面的问题。

首先是人事问题。

根据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2019年4月的报道,字节跳动目前大致为1-14-106人才架构。

现字节跳动CEO张一鸣,直接领导了14名公司高管,其中14位一把手之下,The Information还统计到了90几位二把手,共106人。

直属张一鸣管辖的14人分别为:陈林、张楠、谢欣、谷文栋、杨震原、洪定坤、张利东、田晓安、柳甄、华巍、严授、李亮、张辅平和陈志峰。

张一鸣是电脑主机,梁汝波是显示器

2019年媒体报道张一鸣直接领导14名公司高管

2019年的组织框架经过部分调整,例如柳甄的离场等,但是名单上的关键性高管至今仍然在字节发挥重要作用。

张利东和张楠分别是抖音的董事长和CEO。但张利东本身还是字节商业化的一员大将。字节跳动十万人,约半数其实在从事广告销售或内容审核工作。

抖音是目前字节产品线上的一方诸侯,张利东是字节商业化的封疆大吏,谢欣等高管是原先梁汝波的上级,是字节跳动组织机构的设计者和维护者。

“在字节跳动,我们经常说的一句话是‘develop a company as a product’,也就是像打造产品一样打造公司。”

5月19日,在飞书4.0版本发布会上,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在演讲中表示,在公司内部看来,组织的本质也是一个“产品”。

梁汝波履新之后是否能够获得同僚们的认可是个问号,需要他花时间去梳理整合。

百度商业化“二把手”向海龙出走事件是前车之鉴,梁汝波和张利东等高管的协同与否是字节未来的最大的难题。

其次是新业务问题。

“我感觉过去几年很大程度都在“吃老本”,比如,在17年之前我还能保持关注机器学习技术的新进展,近三年已经没有太多学习了,我在头条、西瓜上收藏了很多专业视频和文章,但是断断续续的阅读,进展非常缓慢,在技术讨论会上也难以跟上进展。”

张一鸣在内部信中对自己跟不上新世代感到担忧,尤其对新技术的判断“难以跟上进展”。字节跳动技术总监一职此前由梁汝波担任,考虑到他和张一鸣相似的教育背景与职业履历,能否跟上目前火热的车联网、元宇宙、脑机接口等新概念新风口,还有待观察;

最后,最大的挑战是张一鸣退居幕后能否真的放权。

张一鸣虽然表示以后教育公益、脑疾病、古籍数字化整理等新项目上持续探索,要“务虚”。

但一向对自己严格的张一鸣会不会对老同学提出更高的要求“垂帘听政”,继而形成干涉还未可知。

毕竟陆奇和李彦宏是前车之鉴,乔布斯亲手扶上位的斯卡利也一样最后分崩离析,甚至张一鸣的老东家微软第二任CEO鲍尔默和盖茨的关系也和梁汝波一样,但鲍尔默履职期间微软错过了移动互联网,市值下滑,产品难产,公司治理沦为靠“摔员工手机”立威,盖茨也没少在邮件中大骂鲍尔默。

字节跳动会不会重蹈微软换帅覆辙,一切静观其变。

新消费时代,品牌如何借力视频号营销实现破圈?

原创文章,作者:抖音刷粉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szhswy.com/6595.html